Deprecated: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depreca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in /home/cbetaorg/forum.cbeta.org/Sources/Load.php(225) : runtime-created function on line 3

Deprecated: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depreca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in /home/cbetaorg/forum.cbeta.org/Sources/Load.php(225) : runtime-created function on line 3
- 《佛說阿彌陀經》標點例說

CBETA 論壇

CBETA 討論群組 => 經文標點討論區 => : maha September 22, 2007, 06:31:49 AM



: 《佛說阿彌陀經》標點例說
: maha September 22, 2007, 06:31:49 AM
這一篇寫於 1996.11.28。裡頭提到幾個重點,如今回想,仍然是新標作業者不得不留意的。

◎前言

這是一個嘗試,但願我能說得清楚,你也能聽得明白。

一、從句號到句號

從句號到句號,乃為一完整句子;而一完整句子,應維持住一個固定的主詞。這是一個大原則,應儘量避免在一個完整的句子裡面同時出現兩個以上的主詞,因為兩個以上的主詞會造成混淆──到底主詞下面的文字是形容哪個主詞呢?

例:
彼佛國土,常作天樂,黃金為地,晝夜六時雨天曼陀羅華。其土眾生,常以清旦,各以衣[袖-由+戒]盛眾妙華,供養他方十萬億佛。

以上例而言,「彼佛國土,常作天樂,黃金為地,晝夜六時雨天曼陀羅華」,以及「其土眾生,常以清旦,各以衣[袖-由+戒]盛眾妙華,供養他方十萬億佛」,皆各為一完整句子,前者主詞為「彼佛國土」,後者主詞為「其土眾生」。

但經常的,佛經的語句不是這麼簡短的,一個主詞的後面往往會接上長串的形容性敘述文字,且皆以這個主詞為中心。

例:
我自憶宿命,長夜修福,得諸勝妙可愛果報之事。曾於七年中,修習慈心,經七劫成壞,不還此世。七劫壞時,生光音天;七劫成時,還生梵世空宮殿中,作大梵王,無勝、無上,領千世界。(引自《雜阿含經論會編》印順編)

上例中,「我」為主詞,以下的敘述文字雖皆以「我」為中心,但卻各自有不同的關聯性。若單以前面幾句來看,我們可以修改成:「我自憶宿命,長夜修福,得諸勝妙可愛果報之事;曾於七年中,修習慈心,經七劫成壞,不還此世。」以一個分號來區隔不同關聯的敘述群,總算還保留住從句號到句號間一個主詞的原則。

但是後面緊接著:「七劫壞時,生光音天;七劫成時,還生梵世空宮殿中,作大梵王,無勝、無上,領千世界。」因為這句當中已經使用了分號來做對比陳述的區隔,所以上文就不好同樣用分號來對不同的關聯文字做區隔,因此乾脆用句號來區隔這些不同關聯程度的形容子句。這就造成了從句號到句號之間可能看不到實際的主詞,你必須往前去找主詞。

以上只是個現成的例子,未必只有這種處理法。或者你可以把它改成比較接近標準的樣子:「我自憶宿命長夜修福,得諸勝妙可愛果報之事,曾於七年中修習慈心,經七劫成壞不還此世,七劫壞時生光音天,七劫成時還生梵世空宮殿中,作大梵王,無勝、無上,領千世界。」只是這樣後面的「作大梵王,無勝、無上,領千世界」變成一截奇怪的尾巴。

總之,你要讓讀者很輕易的發現主詞,不要產生混淆的狀況。像下面這個句子:「這是一個嘗試,但願我能說得清楚,你也能聽得明白。」我想這當中主詞夠清楚了吧!不會產生混淆吧!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從句號到句號是容許多個主詞的。

二、符號比大小

頓號(、)、逗號(,)、分號(;)、句號(。)──這四個常用符號依序為從小至大。這裡所謂的「大小」,是指其含攝的範圍。以下例來看:

例:
極樂國土有七寶池,八功德水充滿其中,池底純以金沙布地;四邊階道,金、銀、琉璃、玻璃合成;上有樓閣,亦以金、銀、琉璃、玻璃、硨磲、赤珠、瑪瑙而嚴飾之。

這段的主詞是在於「七寶池」,形容七寶池中充滿八功德水,池底布以金沙,四邊階道以何所成,上有樓閣以何嚴飾。當中「金、銀、琉璃、玻璃」以頓號區隔短名相,而「四邊階道」乃以一逗號向下與「金、銀、琉璃、玻璃」連接,向上則以一分號與上一組形容敘述連接,然後全句是在一個從句號到句號的範圍內。「上有樓閣」的情形亦同。由此可以明顯看出,在一個完整的句子裡,這幾個常用符號的含攝範圍有大小之別,這一定要體會出來。

有人表示「七寶池」與「八功德水」間應給予頓號,我想這一頓,全句的意思就不一樣了,變成是以「七寶池」及「八功德水」共同為主詞,那麼之後的敘述到底是在形容哪個呢?所以,換一個標點,意思是大不同的。

例: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亂...

有時候差一個等級的符號是可以互為替換的,像「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當中的頓號改成逗號也是可以,意思應是一樣的。這種非屬單純名詞的重複句,一般若是短詞,一個字、兩個字或三個字的,用頓號較有力。若是四個字以上,則用逗號較不唐突;這是我私下的感覺,例如:「池中蓮華,大如車輪,青色青光,黃色黃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 」。

另有人表示「又,舍利弗!彼佛國土,常作天樂... 」,可以變成是「又,舍利弗。彼佛國土,常作天樂... 」,以一個大單位的句號把「舍利弗」跟「彼佛國土」斷掉,好像太過絕然了。若改成「又,舍利弗,彼佛國土,常作天樂... 」,倒還可以接受,不用驚嘆號,在語氣的感覺上比較平和;不過針對「常作天樂」而言,卻同時出現了「舍利弗」及「彼佛國土」兩個主詞。可千萬不要弄成「又,舍利弗、彼佛國土,常作天樂... 」,那就搞不清楚什麼跟什麼了。

三、長短詞(子句)

經文裡常是幾個短字成一個詞(子句),例如:「池中蓮華,大如車輪,青色青光,黃色黃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微妙香潔。」做這樣標點,好處是唸起來有韻味。當然你也可以標成:「池中蓮華大如車輪,青色青光,黃色黃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微妙香潔。」印象中歐陽竟無的《藏要》,裡頭的文句句讀跟《大正藏》比較起來就長多了。

這部份牽涉到個人的偏好,沒個定論,但總以不令讀者錯解、混淆為大原則。像「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僧千二百五十人俱」,若是標成「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僧,千二百五十人俱」這就有些問題了,因為「祇樹給孤獨園」跟「舍衛國」是關係緊密的,而「千二百五十人」跟「大比丘僧」也是關係緊密的,明明連在一起可以很明白的文字,拆開來反而變得要有點費勁的去理解。

再如「彼佛國土,微風吹動,諸寶行樹及寶羅網出微妙音」,變成「彼佛國土,微風吹動,諸寶行樹,及寶羅網,出微妙音」倒是不錯,唸起來挺有味道。但這個味道也要考慮到是什麼「出微妙音」?應是「諸寶行樹及寶羅網」吧!那麼還是把它們連起來吧──「諸寶行樹及寶羅網出微妙音」,這樣跟前頭的「彼佛國土,微風吹動」接起來才不會產生主詞的錯亂,不然會讓人以為是彼佛國土直接就發出微妙音,還是微風吹動直接就發出微妙音。

當然你要處理成「彼佛國土微風吹動,諸寶行樹及寶羅網出微妙音」,或是「彼佛國土微風吹動諸寶行樹及寶羅網出微妙音」都可以,如果跟前後文一併唸起來很對你胃口的話。或長或短,說不定的,我自己在不同時候所標出的長短都可能不一樣──定力不夠,心情異樣嘛!

但很重要的一點是,當你處理一部大經時,比如說《八十華嚴》或六百卷《大般若經》,你的定力一定不能失常,你必須從頭到尾貫徹你的標點邏輯,不能這一卷是這樣,到下一卷又另個樣。因為當你把不同的鋼琴家所演奏的不同錄音版本,剪接拼湊成一首曲子放出來聽時,那種感覺會是如何?

══════════════════════════════════
佛說阿彌陀經
                                              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譯

══════════════════════════════════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僧千二百五十人俱,皆是大阿羅漢,眾所知識。長老舍利弗、摩訶目犍連、摩訶迦葉、摩訶迦旃延、摩訶俱絺羅、離婆多、周利槃陀伽、難陀、阿難陀、羅[目*侯]羅、憍梵波提、賓頭盧頗羅墮、迦留陀夷、摩訶劫賓那、薄拘羅、阿[少/兔]樓馱,如是等諸大弟子,并諸菩薩摩訶薩──文殊師利法王子、阿逸多菩薩、乾陀訶提菩薩、常精進菩薩,與如是等諸大菩薩,及釋提桓因等無量諸天大眾俱。

爾時,佛告長老舍利弗:

「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有世界名曰極樂。其土有佛,號阿彌陀,今現在說法。

「舍利弗!彼土何故名為極樂?其國眾生,無有眾苦,但受諸樂,故名極樂。又,舍利弗!極樂國土,七重欄楯、七重羅網、七重行樹,皆是四寶周匝圍繞,是故彼國名為極樂。又,舍利弗!極樂國土有七寶池,八功德水充滿其中,池底純以金沙布地;四邊階道,金、銀、琉璃、玻璃合成;上有樓閣,亦以金、銀、琉璃、玻璃、硨磲、赤珠、瑪瑙而嚴飾之。池中蓮華,大如車輪,青色青光,黃色黃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微妙香潔。舍利弗!極樂國土成就如是功德莊嚴。

「又,舍利弗!彼佛國土,常作天樂,黃金為地,晝夜六時雨天曼陀羅華。其土眾生,常以清旦,各以衣[袖-由+戒]盛眾妙華,供養他方十萬億佛;即以食時,還到本國,飯食經行。舍利弗!極樂國土成就如是功德莊嚴。

「復次,舍利弗!彼國常有種種奇妙雜色之鳥──白鶴、孔雀、鸚鵡、舍利、迦陵頻伽、共命之鳥。是諸眾鳥,晝夜六時出和雅音,其音演暢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聖道分如是等法。其土眾生聞是音已,皆悉念佛、念法、念僧。舍利弗!汝勿謂此鳥實是罪報所生。所以者何?彼佛國土無三惡道。舍利弗!其佛國土尚無惡道之名,何況有實!是諸眾鳥皆是阿彌陀佛欲令法音宣流變化所作。舍利弗!彼佛國土,微風吹動,諸寶行樹及寶羅網出微妙音,譬如百千種樂同時俱作,聞是音者自然皆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舍利弗!其佛國土成就如是功德莊嚴。

「舍利弗!於汝意云何?彼佛何故號阿彌陀?舍利弗!彼佛光明無量,照十方國無所障礙,是故號為阿彌陀。又,舍利弗!彼佛壽命及其人民,無量無邊阿僧祇劫,故名阿彌陀。舍利弗!阿彌陀佛成佛已來,於今十劫。又,舍利弗!彼佛有無量無邊聲聞弟子,皆阿羅漢,非是算數之所能知;諸菩薩眾,亦復如是。舍利弗!彼佛國土成就如是功德莊嚴。

「又,舍利弗!極樂國土眾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其中多有一生補處,其數甚多,非是算數所能知之,但可以無量無邊阿僧祇說。舍利弗!眾生聞者,應當發願,願生彼國。所以者何?得與如是諸上善人俱會一處。

「舍利弗!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亂;其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其前;是人終時,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舍利弗!我見是利,故說此言;若有眾生聞是說者,應當發願生彼國土。

「舍利弗!如我今者,讚歎阿彌陀佛不可思議功德之利;東方亦有阿[門@(人/(人*人))]鞞佛、須彌相佛、大須彌佛、須彌光佛、妙音佛,如是等恒河沙數諸佛,各於其國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說誠實言:『汝等眾生,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舍利弗!南方世界有日月燈佛、名聞光佛、大燄肩佛、須彌燈佛、無量精進佛,如是等恒河沙數諸佛,各於其國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說誠實言:『汝等眾生,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舍利弗!西方世界有無量壽佛、無量相佛、無量幢佛、大光佛、大明佛、寶相佛、淨光佛,如是等恒河沙數諸佛,各於其國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說誠實言:『汝等眾生,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舍利弗!北方世界有燄肩佛、最勝音佛、難沮佛、日生佛、網明佛,如是等恒河沙數諸佛,各於其國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說誠實言:『汝等眾生,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舍利弗!下方世界有師子佛、名聞佛、名光佛、達摩佛,法幢佛、持法佛,如是等恒河沙數諸佛,各於其國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說誠實言:『汝等眾生,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舍利弗!上方世界有梵音佛、宿王佛、香上佛、香光佛、大燄肩佛、雜色寶華嚴身佛、娑羅樹王佛、寶華德佛、見一切義佛、如須彌山佛,如是等恒河沙數諸佛,各於其國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說誠實言:『汝等眾生,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舍利弗!於汝意云何?何故名為《一切諸佛所護念經》?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是經受持者,及聞諸佛名者;是諸善男子、善女人,皆為一切諸佛之所護念,皆得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舍利弗!汝等皆當信受我語及諸佛所說。

「舍利弗!若有人已發願、今發願、當發願,欲生阿彌陀佛國者;是諸人等,皆得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於彼國土若已生、若今生、若當生。是故,舍利弗!諸善男子、善女人若有信者,應當發願生彼國土。

「舍利弗!如我今者,稱讚諸佛不可思議功德;彼諸佛等,亦稱讚我不可思議功德,而作是言:『釋迦牟尼佛能為甚難希有之事,能於娑婆國土五濁惡世──劫濁、見濁、煩惱濁、眾生濁、命濁中,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諸眾生說是一切世間難信之法。』舍利弗!當知我於五濁惡世,行此難事;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一切世間說此難信之法,是為甚難!」

佛說此經已。舍利弗及諸比丘,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等,聞佛所說,歡喜信受,作禮而去。

══════════════════════════════════
maha


Sorry, the copyright must be in the template.
Please notify this forum's administrator that this site is missing the copyright message for SMF so they can rectify the situation. Display of copyright is a legal requirement. For more information on this please visit the Simple Machines website.